安徽网
教育
您的位置:安徽网 » 安徽教育 » 自育自学实验 »

多年积淀•理论源头——再谈我的“自育自学”论(上)

何炳章

当下,我们的“自育自学”实验,正在几十所学校、几百名教师、几千名学生中如火如荼地开展,而且在国内自成一家。大凡进行这项实验的学校,都有这样的体会:终生受益的是学生,迅速提高的是教师,心存感激的是家长,由衷高兴的是校长和局长。实践证明,这项实验的鲜活生命力正在日益彰显。

一方面,同其他有影响的教育实验一样,我们的这项实验在顺利进展中还存在一些 “老”问题。其中首要的,还是教育教学观念怎样不断更新的问题,还是对“自育自学”的精神实质怎样加深理解的问题;对于陆续新加入的实验同仁,尤其存在这个问题。从诸多所谓“过来人”的实验同仁的明显提升和切身体验看,对“自育自学”理念的精髓理解越深刻,实验的进展就越稳健;对“自育自学”的策略把握得越准确,实验的效果就越显著。

另一方面,同其他有影响的教育科研一样,我们这项科研在深入推进中也出现了不少新问题。一个有使命感的教育工作者,不怕有问题,怕的恰恰是没有问题。这些新问题将促进我们在深入理解“自育自学”理论精髓的前提下,不断地发展和完善这个理论及其操作策略。加拿大学者迈克尔·富兰说得好:“问题是我们的朋友,因为我们只有深入到问题之中,才能够提出创造性的解决办法。问题是通向更加深入的变革和达到更为满意的途径。”①

恩格斯有句名言:“一个民族要想站在科学的最高峰,就一刻也不能没有理论思维。”同样地,我们这项实验要想始终站在教育科研的前沿,也一刻不能没有系统的“自育自学”理论的引领,也一刻离不开对“自育自学”理念的准确把握。大家知道,一个理论的普及程度,取决于对这个理论的需要程度。“自育自学”实验既然进展到今天这个份上,其理论就必然到了非进一步阐释不可的时候了。

“自育自学”论,是笔者在长达四十年的教育生涯中,日益积淀、逐步形成的基本教育理念之一。我们不妨在此稍加回顾。

1.1986年,在合肥市班主任工作会议上,笔者认为班主任工作有一个从辛苦型向科学型转变的问题。如何实现这个转变呢?笔者认为必须在学生的自我教育上下功夫,因为在笔者看来,“教学,教学,就是教学生会自学;教育,教育,就是教学生会自育。”②这是20多年前,“自育自学”论的首次提出。

2.1987年,在起草的合肥实验学校整体教改实验方案中,我们将“自育性原则”作为实验的原则之一,并且提出:“各个学科、各条渠道、各个环节、各种方法,都要有利于学生自我意识的增强和自我教育水平的提高,使个性沿着自我感觉——自我认识——自我教育——自我评价——自我调节——自我完善的良性循环途径,得到较为良好的、充分的发展。……没有自我教育的教育就不是真正的教育,因而也谈不上科学的教育实验。”③

3.在这个方案中,在讲到合肥实验学校怎样才能用9年时间完成12年的教学任务时,提出:“唯一的出路只能是端正教学思想,改革课堂结构,切实培养学生自学能力和习惯,不断提高课堂教学效率和质量。我们期望第三学段的课堂能够逐步成为基本上由学生自学的‘学堂’。” ④

4.1987至1991年间,笔者在主持合肥实验学校整体教改的过程中有不少感悟,其中与“自育自学”论关联的,有这样几层意思:

“现行中小学被确定的课程内容,是否一定要用12年时间才能完成,我一直表示怀疑。在现实生活中,我们经常见到,一个小学生甚至是一个小学高年级学生,一个星期之内读完了120回的《三国演义》,并且能够绘声绘色地说出个头尾来,为什么只有20多篇课文的语文书,学了18个星期(一个学期)还被认为没有学好呢?其原因当然很多,但最基本的原因当是‘教不得法’。应当说,‘教得其法’的法子也许很多,但最重要的法子当是教会学生自学。”⑤

“我认为,实验学校的课堂不应只是教师们口干舌燥的‘讲堂’,而应是学生们主动自学的‘学堂’。我希望从六七年级开始,实验学校课堂教学的时间就能成为学生自学的时间。我是把这个目标,当作我们的一个教学理想和人生理想来追求的。”⑥

“近半年(注:指1988年下半年)来,我在这样思考:如果把我们的实验比作一座壮丽的大厦,那么最主要最坚实的支柱有两根:一根是自育,一根是自学。这就是说,我们的实验能否成功,取决于我们能否……把学生培养成‘善自育’、‘会自学’的一代新人。”⑦

“在我们实验学校,我认为有这样两句话简直是需要‘刻骨铭心’的:教学,教学,就是教学生会自学;教育,教育,就是教学生会自育。而且,我们还要十分自觉地将这种‘刻骨铭心’的认识‘渗透’在整体教改的全过程之中,‘融化’在教育、教学的各个环节之中。

真正的教育是使学生能够成功地进行自我教育的教育。

真正的教育是教学相长、师生合作的教育。

真正的教育是淡化教育‘痕迹’的钟情教育。

真正的教育是激发创造欲望、培养创造才能,使学生越学越聪明、越学越增强使命感的教育。”⑧

5.1997年,合肥实验学校创办10周年之际,应《安徽教育报》编辑之约,笔者以《十年磨一剑》为题,写了一篇文章。文中说:“我们认为,自学能力和自育能力是人的一生的两大基点,或者说是健全的、高品位的人生的两大基点;因而,有效地培养学生的自学和自育能力,也应当是提高学校教育社会化程度的两大基点。我们常说,教学教学就是教学生会自学,教育教育就是教学生会自育,正是立足于高品位的人生和高效率的学校教育社会化的角度而言的。”

“简言之,实验的初步成功(注:指实验学校整体教改的初步成功)也就是‘自学’论和‘自育’论——这两块理论基石奠基的初步成功。”⑨

有同仁通览了我的《文选》第一、第二和第三卷,发现20多年来或集中或分散谈到“自育自学”的问题,不下20处。我这里只是说一个梗概。不过这个梗概也能说明,“自育自学”论是有历史积淀的,不是偶然冒出来的。

大家知道,一个正确的教育理念的形成,除了艰辛探索的实践源头之外,还应当有受到启迪的理论源头。那么,“自育自学”的理论源头在那里呢?回顾起来,比较直接的理论源头来自我所敬仰的四位位教育家和一位古代圣贤的观点。

四位教育家是陶行知、叶圣陶、段力佩和苏霍姆林斯基。

陶行知很可能是最早指出中国学校教育的弊端是“重教太过”的教育家。他说:“好的先生不是教书,不是教学生,乃是教学生学。”他主张“德育注重自治”、“智育注重自学”、“体育注重自强”。20多年前,我第一次读《陶行知文集》时,这些观点就入心入脑了。

叶圣陶的教育思想尤其是语文教学上“不教”论是脍炙人口的。他说:“教是为了达到不需要教。”他还强调说: “教师教任何功课(不限于语文),‘讲’都是为了达到用不着‘讲’。换个说法,‘教’都是为了达到用不着‘教’ ”。当时适逢改革开放不久,我一读到叶老的这些深刻论述,就感到新鲜,就在思想上扎了根。

段力佩是锐意改革中国课堂教学且颇有成就的教育家。上世纪八十年代,他创立的“读读、议议、讲讲、练练”的“茶馆”式教学法,独树一帜,影响很大。1984年,我们邀请已是70多岁高龄的段老来肥讲了一天学。我记得他多次强调了这样一个观点:“教育教育,重点在育;教学教学,重点在学。”我在段老讲学结束时的主持词中说:“希望各位同仁充分注意到,我以为这两个‘重’,是段老对教学论的重要发展。”

作为前苏联著名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的教育思想在中国影响很大。也是在1984年,我们邀请华东师大教授、《给教师的建议》的译者杜殿坤先生来肥讲学,主要是介绍苏霍姆林斯基的教育思想。报告中他强调,《给教师的建议》是苏氏的一部重要著作,应反复阅读。由于当时能得到这部书的人极少,我就提请杜先生与北京教育科学出版社联系,单独给合肥加印五千本(一些同仁家里至今还有这本书的最早版本,就是来源于此。当时杜先生对此举极表赞赏)。我在此次报告之前就购得《给教师的建议》一书,当时如获至宝,不知看了多少遍,不知受到多少启发。其中关于“只有能够激发学生进行自我教育的教育,才是真正的教育”的论断,使我久久不会忘怀。

一位古代圣贤的观点,就是子思的“慎独”观。他说:“莫见乎隐,莫显乎微,故君子慎其独也。”⑩其意思是:不要在隐蔽之时、不在细微之处放松对自己的要求;作为君子,就是在一个人独处的时候也要谨慎小心。“慎独”,应当是我们中华名族的优良传统。上世纪60年代,大庆人提出的“三老”、“四严”、“四个一样”,就是“慎独”思想在新时期的发扬光大。所谓“三老”,就是当老实人,说老实话,做老实事;所谓“四严”,就是严格的要求,严密的组织,严肃的态度,严明的纪律;所谓“四个一样”,就是黑天和白天干工作一个样,坏天气和好天气干工作一个样,领导在场和领导不在场干工作一个样,没有人检查和有人检查干工作一个样。这是何等具体的“慎独”行为,这是何等高尚的民族精神,这又是何等诱人的“自育”的境界!作为教育者,我们孜孜以求的不就是莘莘学子都能成为这样“会自育”的人吗?

大概是我在多年的实践探索中痛感“自育自学”在学校教育上的严重缺失,抑或是我在多年的自育自学成才案例的研究中深知自育自学的特别重要,所以上述观点当时都在我内心激起了波澜,产生了共鸣,形成了深度认同。回想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中期那段时间,不论是在面上进行教学视导、做报告、讲课,还是在点上抓多所学校的200个教改试点班和主持合肥实验学校整体教改实验,上述观点无疑是我引用最多的论断之一。引用次数多了,兼收并蓄久了,终于在1986“冒”出了自己的观点:“教育,教育,就是教学生会自育;教学,教学,就是教学生会自学。” 真可谓“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有同仁或许要问,相对于先贤们的观点,你的“自育自学”论是不是有所创新呢?我的审慎回答是:尚不敢言创新,但有所前进。

由“教学生学”到教学生会自学。“好的先生不是教书,不是教学生,乃是教学生学。”我认为,陶先生的话没有说完;如果再往下说的话,那么紧接着的应当是这样一句话:“乃是教学生会自学”。这也就是说,“好的先生”不是教书——不是教学生——乃是教学生学——乃是教学生自学——乃是教学生会自学,当是必然的逻辑。

由“重点”论到“就是”论。在学生自育、自学的问题上,陶先生持的是“注重”论,段先生持的是“重点”论,我以为再往前走一步的话,当是“就是”论——也就是教育教学的“本质”论,因为在我来,所谓教育教学,就其本质来说,就是教学生会自育会自学。

由“目标”说到“途径”说。叶先生说“教是为了达到不需要教”,我以为这是从最终目标的层面来说的。那么,怎样才能达到这个目标呢?显然,舍教学生“会自学”恐无他途。换句话说,会自学,是“达到不需要教”必由之路、根本途径。同样道理,一个人怎样才能达到“慎独”的境界,我们的教育怎样才算“真正的教育”,舍“会自育”也别无他途,这里不再赘言。

近读70多万字的《中国教育经典解读》,我感到,从2000多年前孔子的“学而时习之” ⑾、 “不愤不启,不悱不发” ⑿,孟子的“君子深造之以道,欲其自得之” ⒀,到300多年前的清代思想家、教育家颜元“讲之功有限,习之功无已”、“(孔子)因其自悟已深,方与言”⒁,“自育自学”思想犹如一根红线绵延不断,堪称源远流长。笔者对此将另文专述,这里暂且打住。

注:

①    (加)迈克尔·富兰:《变革的力量——透视教育改革》,教育科学出版社,2004年版第35页

②    何炳章教育文选第一卷. 第102页.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1997年8月版.

③    何炳章教育文选第一卷. 第194-195页.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1997年8月版.

④    何炳章教育文选第一卷. 第197页.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1997年8月版.

⑤    何炳章教育文选第一卷. 第236页.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1997年8月版.

⑥    何炳章教育文选第一卷. 第236页.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1997年8月版.

⑦    何炳章教育文选第一卷. 第237页.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1997年8月版.

⑧    何炳章教育文选第一卷. 第238页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1997年8月版

⑨    何炳章教育文选第一卷. 第242页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1997年8月版..

⑩    《礼记·中庸》

⑾论语·学而

⑿论语·述而

⒀孟子·离娄

⒁总论诸儒讲学.中国教育经典解读.第268页

(写于2007年春——至2008年夏)(原载2009《教育文汇》第5期)

责任编辑:
文章关键词:
手机安徽网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