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网
教育
您的位置:安徽网 » 安徽教育 » 自育自学实验 »

系统表述·实现形式——再谈我的“自育自学”论(下)

何炳章

什么是教育?什么是教学?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以为,在学校教育的情境下,教育教育,就是教学生会自育;教学教学,就是教学生会自学。不能教学生会自育的教育不是真教育,不能教学生会自学的教学不是真教学。

这里所说的“教学生会自育”“教学生会自学”中的“学生”,指的是每一位学生,而不是部分学生。试想,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学校,难道就没有善自育会自学的人了?照样有,至少照样会有一部分人。所以,只能教部分学生会自育,不算教育上的大本领;只能教部分学生会自学,不算教学上的真功夫。

质言之,教育教育,难在教少数不善自育的学生会自育;教学教学,难在教不善自学的学生会自学。漠视这个难点或知难而退的教育,将失之公平;疏忽这个难点或知难而退的教学,会失之公正。大本领的教育,是非解决这个难点不可的教育;真功夫的教学,是非攻克这个难点不可的教学。

由此,我想到一个脍炙人口的案例。

在哈佛大学350年校庆上,有人问校长,哈佛最值得骄傲的是什么?哈佛大学的校长回答说;“最值得骄傲的不是培养了6位美国总统,不是造就了36位诺贝尔奖获得者,也不是全美国500多家特大型企业一半以上的经理是我们哈佛的学生,而是哈佛的教育:它给予每位学生充分的选择机会和发展空间,让每一块金子都闪闪发光,让每一个从哈佛走出来的人都能创造成功。”

四十多来,笔者到过的学校不胜枚举。可以说,每到一所学校,哪怕是规模只有几十人的边远学校,都能因为培养了一些所谓“尖子”而骄傲;如果进而问到所有学生成人成才的情况,他们则避而不谈或不胜了了。相比之下,哈佛既能承认每位学生都是金子,又能让每块金子都发光,可以说达到了一种真正“值得骄傲的境界”。表面看来,大家似乎都能“骄傲“得起来;究其实际,大家的“骄傲资本”是大不相同的。

君不见,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一部分学生“发光”,而另一部分学生“失色”的学校,多矣。在中外教育界,津津乐道于一部分学生“成功”,漠然置之于另一部分学生“失败”的教育者,众矣。在当今中国,争抢“状元”、不惜重金收买他们的大学,青睐“高分”者、嫌弃“低分”者、“劝退””劝转”后进者的中小学,比比皆是。人们不禁要问,“有教无类”、“全程负责”,不是喊得震天价响吗?此时此刻,“面向全体学生”的理念,哪里去了?“全面贯彻方针”的行动,又在何处?长期以来,本是“全体学生的教育”,往往就在“面向全体”的喊声中悄然演变成“部分学生的教育”;本是“机会均等的教学”,往往就在“机会均等”的承诺中无声退化成“机会倾斜的教学”。对此,业内诸多人士人往往麻木到了“习惯”的程度,业外诸多人士往往无奈到了默认的程度。殊不知,视反常为正常,行反常成正常,或许是教育最大的悲哀!

或许有人要问,哈佛每位学生都能闪光的基础是什么?哈佛人人都能成功的底蕴在哪里?以我之见,归根结底,哈佛生生闪光的基础是会自育自学,哈佛人人成功的底蕴在会自育自学。

自育自学能力是多维度的综合能力,是培养其他多种能力的基础和发端。会自育会自学,既是一个人安身立命之本,又是一个人发展竞争之源。会自育会自学,既是人生有所作为的必备本领,又是人生无尽追求的崇高境界。

人们常说要做“大写的人”,在我看来,如果一个人不会自育自学,怎么能大写得起来?两千年的孔夫子说的“君子”,两千年后的陶夫子所说的“真人”,在我看来,其实质也就是会自育自学的人。至于德洛尔在其名著《教育——财富蕴藏其中》所说的“教育的四个支柱”(学会认知,学会做事,学会共同生活,学会生存),在我看来,这些“支柱”的基石同样是会自育自学。与其说,教育——财富蕴藏其中;不如说,自育自学——财富蕴藏其中。

身为教师,要下这功夫,那功夫,培养学生自育自学能力,才是下在“点子”上的功夫。作为学校,要这负责,那负责,引导学生会自育自学,才是根本性的负责,才是使学生终生受益的负责。

名为教育,要这素质,那素质,凸显会自育自学的素质,才是基础最厚实的教育,才是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得以生根的素质教育。

这就是到目前为止,我对“自育自学”论较为完整的表述。

大家知道,在当今的中国基础教育界,恐怕既缺乏来自实践的鲜活理论,更缺乏浸润理念的生动实践。形成一个科学的教育理念,固然不易;将形成了的教育理念付诸实践,其实更难。大而言之,中国革命曾经多次失败,吃了大亏,不就因为没有找到革命的具体实现形式——“以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吗?中国的农村经济较长时间难以振兴,农民生产积极性不高,不就因为没有找到改革的有效实现形式——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举措吗? 小而言之,教育上的理念可谓多如牛毛,但是真正落实在教育教学活动中的有多少呢?并不是诸多理念不正确,而是缺乏切实践行的“套路”,缺少具体的实现形式。一个教育工作者,应当既是立言立论、产生正确教育理念的能手,又是身体力行、探寻理念实现形式的专家;应当具有佛家道家般的修炼功夫,艰辛练就令人叹服的具体化本领。因为,一具体就深入,一具体才落实;没有具体化的真本领,找不到中介的、可行的实现形式,再好的理念也只能束之高阁。

为使“自育自学”论能够与日常教育教学活动如影随形,成为一种“活理论”,经过多年的实验,我们在“具体化”的道路上探索并总结了以下几个颇有成效的实现形式(或曰操作模式,如图):

从教育实验的角度来说,“自育自学”是一个总课题实验,而这6个方面则是紧紧围绕总课题、处处渗透“自育自学”理念的子课题实验。“自育自学”实验校的老师和校长为了记忆和表述上的方便,便将这6个方面简称为“做”“学”“读”“吃-睡”“炼”“分”模式。这6个模式都有比较具体可行的操作方略(分别见《何炳章教育文选》第二、三、四卷),这里就不再赘述了。

换个角度看,这些操作模式也是一种生命教育。如果说,“做”(做时间的主人、集体的主人、学习的主人、评价的主人)、“学”(“引导自学”课型)、读(指导学生课外阅读),是一种尊重生命、发展生命、提升生命境界,充分焕发精神生命价值的引导性自育活动,那么,吃(物质营养)、睡(休息滋养)、炼(运动保养),则是是一种珍爱生命、保护生命、提高生命质量,充分养育物质生命自身活力的引导性自育活动。

(写于2008年中秋国庆期间)(原载《教育文汇》2009年第六期)

责任编辑:
文章关键词:
手机安徽网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声明